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没有粮吃真的一天都忍不了……
又要开始自割腿肉了吗?

明智光秀幕间-三郎,我只为你而活

  一

  「醒来的时候,我看见昏昏沉沉的天空」

  

  ?:御主,请注意保护好自己,我去打退那些大蜥蜴。

  

  「龙吼声」

  

  ?:虽然并不喜欢,但需要的时候,用一用也无甚不可——火染本能寺!

  

  【进入战斗 对手:龙*3】

  

  

  二

  「蒙着面巾的从者出现在我面前」

  

  明智光秀:御主,这里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这个地方让我感觉很熟悉,但似乎不应该有龙。

  

  选项1.这儿不是奥尔良的野外吗?

  -明智光秀:不是。奥尔良的野外不会长着这样的树木,也不会堆着这样的谷仓……我想我知道了,这里是长岛。

  ------------------------------

  选项2.你能想起来这是哪里吗?

  -明智光秀:看这周围的样子……这里是长岛啊。

  

  长岛?

  

  明智光秀:没错。我能听见那些僧兵煽动农民发动一揆的演说。这里距离一揆众太近了,御主,我们赶紧离开吧。

  

  明智光秀:……

  

  明智光秀:御主,请注意保护好自己,以及时刻准备逃走,那边有人发现我们了。

  

  农民:喂!那边的两个!你们是什么人?过来说清楚!

  

  明智光秀:吾二人是本愿寺之贵客,应邀而来一观尔等气势。既已得见,当去禀报主事者,在此勾留作甚?

  

  「农民一脸迷惑又诚惶诚恐地离开了」

  

  明智光秀:现在赶紧走。我的衣服上有明智家纹,他们很快就会反应过来。

  

  他们只会把这当做是花纹吧。

  

  明智光秀:不,这个时候,我应该正在领军攻打长岛。他们认得出明智家纹和普通的桔梗花图案的差别的。

  

  「喊杀声」

  

  明智光秀:这么快就追过来了吗……也罢,只能战斗了。

  

  农民:打倒织田!那两个探子就在前面!

  

  明智光秀:「表情严肃」打倒织田么……那我只能与你们倾力一战了!

  

  【进入战斗 对手:农民*3】

  

  

  三

  

  农民:……信长是……第六天魔王……

  

  农民:总有一日……必定会……遭到神佛……降下的惩罚……

  

  明智光秀:虽然与我记忆中的不同,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们——

  

  明智光秀:亵渎神佛的第六天魔王吗……这个名号,就由我明智光秀收下了……!

  

  农民:……啊啊,啊啊……

  

  「农民消失」

  

  选项1.……这,就是“第六天魔王”这个外号的来源吗?

  -明智光秀:在我的印象里,这句话是比叡山延历寺的一个僧兵在临死前说的。

  -明智光秀:我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总之,这里很不对劲。

  ------------------------------

  选项2.等等!第六天魔王不是织田信长吗?

  -明智光秀:「神情严肃得接近于恐怖了」

  -明智光秀:御主,请用敬语。不管是三郎还是信小姐,都应该是身为日本人的你所尊敬的对象。

  -呜哇!真是可怕的表情!果然一说到信长大人的事情就会变得超严厉啊!

  

  那么,现在的情况是……明智先生,我是在你的梦里吗?

  

  明智光秀:梦中吗……不是没有可能。

  

  明智光秀:只是,我不可能混淆“第六天魔王”这个外号的诞生地的。所以我应该不会做这样的梦。即使延历寺与本愿寺都属一向宗,火烧比叡山和屠杀一揆也是完全不同的情况,而且这个诅咒是对三郎发出的,我没有道理会混淆……

  

  选项1.瑟瑟发抖

  -----------------------------

  选项2.哪里温和了!到底哪里温和了!

  

  ?右:你还是猜不到吗?

  

  谁?

  

  ?右:流着织田家血脉的人是你,火烧比叡山、屠杀一揆、接下“第六天魔王”之名的人是你,走到一切的终末、完成天下布武的伟业的,也应该是你。

  

  ?左:不,不。对于三郎,我只有感激与愧疚之心。我所惋惜的,只有三郎对“死于本能寺”这一命运不加反抗的这一选择。你明白的吧?未来的我。在本能寺之变发生之前,几乎每次见到三郎都会对他进行劝说的我;在加入时间溯行军后,拼命学习时空相关知识,天天把自己锁在房里计算坐标的未来的我,你想改变这一切的吧?为什么要放弃呢?天下布武,已经只差一步了啊。

  

  「两个黑影变成彩色,是吉法师和平手政秀」

  

  明智光秀:……过去的我,和平手先生吗。

  

  明智光秀:但是,比起天下布武,我更在乎三郎的想法。且不说天下布武本来就是只有三郎才能提出的远大理想,只说在我莽撞而任性地将我的身份与织田家交给三郎之后,兴衰成败,就都是三郎的选择。我无权插手。

  

  明智光秀:固然,我会劝说三郎避开本能寺,我会回溯时空去寻找让三郎活下来的机会,但那不是为了织田家,更不是为了所谓的伟业,我只是想让三郎拥有作为三郎活下来的权利,这是我当年就亏欠他的。做这些,我只是为了自己的心安而已,并不能说得上是为了织田家的兴盛,并不能被看作是曾经的织田家继承人在作为家臣时对织田的忠诚。很抱歉,过去的我和平手先生,让你们见到了这样的一个明智光秀,但我不会对这样的自己作出任何的否定。

  

  平手政秀:「叹气声」也罢,也罢,看来我们无法好好交流了。

  

  吉法师:我们已经在这个时空做出了不小的改变。

  

  这是特异点吗?

  

  吉法师:这里还没有变成特异点,我们还在等待圣杯的降临。

  

  那么,我一定要阻止你们!

  

  明智光秀:看来我必须与你们战斗了啊。

  

  吉法师:是啊。不要犹豫,不要留手,毫无保留地与我们一战吧,未来的我。不论输赢,我、平手先生还有恒兴,都不会对你的选择有任何的置喙。但我们虽然能够理解,却不会认同。

  

  明智光秀:「微笑」多谢理解。你是还拥有着织田家继承人身份的吉法师,而我是只为三郎而活的明智光秀,这就是我们产生分歧的原因。为了我们各自的信念,放手一战吧!

  

  【进入战斗 对手:吉法师(boss)、池田恒兴、平手政秀】

  

  

  尾声

  

  「平手政秀消失」

  

  「池田恒兴消失」

  

  吉法师:未来的我,这一场是你赢了。

  

  吉法师:那么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未来的我和迦勒底的御主。我不会放弃,而你应该也是吧?

  

  吉法师原来是这样的搞事人设吗……

  

  明智光秀:……御主,我一直都是非常执着的人。

  

  明智光秀:过去的我,如果你要继续如此的话,那么你大概会经常见到我。

  

  吉法师:啊,我可以预料到这样的情况。总之,下个特异点或伪特异点再会。

  

  「吉法师消失」

  

  明智光秀:御主,我们回去吧。

  

  诶?我记得我没有进行灵子转移——

  

  明智光秀:的确,我们不是通过灵子转移来到这里的。御主,你还记得你问我的,这里是不是我的梦吗?

  

  所以……

  

  明智光秀:没错,这里是吉法师的梦,因为我与他毕竟是同一存在我才能进入这个梦里。而他现在梦醒了。你也该醒了,御主。

  

  「梦醒」

  

  芙芙:芙,芙……

  

  啊,熟悉的拍脸。

  

  玛修:该醒来啦,前辈。

  

  我好像做了个梦,玛修。是……对了,是关于明智先生的。

  

  玛修:前辈又受到了惊吓了吗?

  

  没有,没有!……虽然只有点模糊的印象,但好像突然想汪一声……

  

  不不不玛修,明智先生真的不会下咒,我估计我只是在梦里狗粮吃多了!真的!

  

  

  end




希望没有ooc

还有一个吉法师幕间,我今天真的写得完吗

评论 ( 1 )
热度 ( 47 )

© 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