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没有粮吃真的一天都忍不了……
又要开始自割腿肉了吗?

信独同人-互相伤害三人组!

吉法师系列大概都是欢乐向(然而我并不擅长写欢乐向……有点怕)

私设同一本源的英灵只会出现一个,比如贞德·alter跟贞德·alter·lily在我的设定里就是不会同时出现的,转换状态要么靠还童药要么让达芬奇帮忙调整灵基

所以,Assassin职阶的明智光秀和Rider吉法师是不会同时出现的

私设细川藤孝和竹中半兵卫都是以谋士身份成为Caster

这一篇是回学校路上手机app上码的,现码现发,就纯粹写了个脑洞,文字没斟酌过

其实是想写帮忙的同时不能误了看热闹的细川和竹中,与明知他们在帮忙但还是被气得手痒的小光

小光打他们一顿这个桥段有点ooc了,就当是技能“无辜的怪物”扭曲性格的影响吧

暂时就是这样了



“今天轮到Assassin职阶的各位去寻找材料了,请杰克、Assassin卫宫先生、杰基尔先生和明智光秀先生到灵子转移室来,请两仪式小姐到达芬奇亲的工房调整灵基。重复一遍,今天轮到Assassin职阶的……”

“明智大人又要走了啊。”

“是啊,Assassin职阶的太少了,真的怀疑当初是不是该让小光好好在英灵座上多休息一会儿。”三郎随口抱怨道,“一个星期七天里有三天Assassin要加班,这也太过了吧……”

“信长大人!我们去和御主说吧!您已经想开茶会很久了,却总是因为明智大人的缺席而不得如愿,这个问题该解决了!”

竹中半兵卫看着佐佐成政一脸头疼地拦住激动地起身要去找藤丸立香的犬千代,犬千代又与佐佐成政吵起来的场面,淡定地把茶碗放下:“其实要让明智大人不出战,还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

“是什么?”在犬千代和佐佐成政“没胆气的老人家”和“冲动的小鬼”的背景音里,细川藤孝拿起帕子擦了擦嘴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正色问道。

“记得上次的大混乱吗?”


“……所以,这就是你们给明智先生喂过量的还童药的原因?”

藤丸立香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心累而死。

自从召唤出男性的织田信长后,迦勒底搞事团体就飞速壮大起来。织田信长的搞事能力不及天草四郎时贞?单独一个人确实是的,可织田信长永远不是单打独斗啊!

德川家康、犬千代、柴田胜家和池田恒兴是个中翘楚,佐佐成政和犬千代日常抬杠激化事态,丹羽长秀和细川藤孝偶尔加入,竹中半兵卫大多数时候安静看戏有时煽风点火,虽然森可成森兰丸父子挺稳重,但他们不会拦织田信长的!能拦住织田信长搞事的只有明智光秀,可明智光秀掉起链子来搞的新闻比织田信长搞的还大!藤丸立香一个个数过去,眼神也一点点向Assassin卫宫靠近。

“算了,现在的重点是,还童药的效果什么时候过去?”

十五岁的少年歉意地笑笑,说:“我问过藤孝了,他说,为了让我留得尽量久一些,他拜托了美狄亚小姐对还童药做了些处理,让还童药能使我保持在十五岁的状态至少两个月。”

“诶诶,前辈!前辈别晕过去啊!”

“芙,芙!”


明智光秀灵基变化也是有些好处的。

藤丸立香想。

是的,杀阶大佬少了一位,但是织田搞事组的竹中半兵卫、细川藤孝安静如鸡也是件好事——在他撞见吉法师状态的明智光秀挂着温文尔雅的微笑,毫不留情地把两位谋士Caster打跪的时候,他的内心升腾起了一种奇妙的情感。

这难道就是竹中半兵卫所说的愉悦吗?(反正他绝不承认这是吉尔伽美什说的愉悦,他自认还没被现实弄得扭曲到那种程度)

于是他对明智光秀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然后关门。

第二天他就听说竹中半兵卫和细川藤孝到医生那里报名参加了对战龙的训练。

“请务必给他们安排我平时训练时的对手。”头戴斗笠的蓝衣少年笑容温和,却让人不寒而栗。

“那个时候的吉法师太可怕了!”医生一脸心有余悸。

“你怕他干嘛,明智先生性格挺好的,又不会跟你动手……”

“可是真的很可怕啊!那个时候我才感觉到了他果然是能干出火烧比叡山延历寺和屠杀长岛一揆的狠人,那个时候我都被他吓到脑子里只想着我敏捷没他高又是Caster对Rider肯定打不赢这件事了!”

“你现在已经不是Caster了,罗曼医生。”玛修吐槽道。


吉法师终于变回了明智光秀。

织田组普天同庆。

明智光秀也松了一口气,他终于不用被自己的乳兄弟用哀怨的目光紧盯着了。

虽然池田恒兴不说,但他很明白,池田恒兴对放弃了织田家家督身份的他和在他放弃继承织田家这件事上有极大责任的自己,是有很大怨念的。作为明智光秀时尚可自欺欺人视而不见,但见到吉法师,池田恒兴真的忍不住要盯着他。

但他也不想把责任推给旁人,把自己的身份交给三郎完全是他自己的选择。于是他在说清楚自己的想法后,面对池田恒兴忍不住的怨念眼神也只能熬着。

细川藤孝和竹中半兵卫虽然被转换职阶后的他打了一顿并且拉去面对骑阶飞龙,但这并不能让他和池田恒兴从尴尬里解脱。这段时间一直陪着三郎,也没有避开池田恒兴的机会……明智光秀头疼不已。

更别说还有柴田胜家和丹羽长秀见到他就尴尬,这段时间他觉得自己简直成了破坏织田组气氛的罪魁祸首。

不过把事情说开了也好。


“挺有趣的吧?”真正的罪魁祸首把手拢起来,淡淡笑道。

“竹中先生,多谢。”另一个造成织田组近期气氛尴尬的人同样笑着回道。

小夜左文字默不作声的上茶。

评论
热度 ( 47 )

© 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