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没有粮吃真的一天都忍不了……
又要开始自割腿肉了吗?

余烬

尘云女王paro系列第二弹,小光视角

之前写的太烂了,大修重发

对日本史并不了解

cp双信长无差



       熊熊大火在他的梦里烧了三天三夜。


  “三郎,我只为你而活。”

  低声重复了一遍自己立下的誓言,形如桔梗的家纹前,蒙面的明智家家督看似从容平静,眼底深深的疲倦与忧虑却暴露了他的真实心思。数日过去,本能寺几乎被掘地三尺,然而还是没有织田信长的疑似遗体或逃亡痕迹。就像他的出现一样,他的失踪也是突兀、无来由、莫名其妙的。明智光秀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他很累,他很焦心,但他不能失去冷静。三郎失踪了。这件事上,敌人藏在暗处,舆论十分不利,友方人数寥寥,主公更是生死不明,他需要镇定,他必须镇定。

  面色冷凝的小雪从不知名的地方翻了出来,立在他面前:“明智大人,还是没有消息吗?”

  “没有。”他用力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时收起了一身的冷冽,温和地安抚道,“且再等一等罢,只要没有尸身被发现的消息,就还有希望。”

  小雪看起来像是强自抑制了愤怒与恨意。她“呼”地吐出一口气,僵硬地行礼:“那么,便拜托明智大人继续搜查了。”

  光秀以同僚之礼回礼:“此为光秀分内之事。”

  忍者的身手自然非同凡响。只一晃神,小雪便像来时一般飞快地消失了,和室内再次只剩下光秀一人。

  安土城辉煌的天守阁已被浓烟熏黑了几分,曾经热闹的街巷如今行走着惶恐的人们,明智的桔梗花开在城墙上,织田的木瓜纹被悄然撤换。易主的安土城处处流露出“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意味,居民们尽力习惯着,明智军也是如此——只除了光秀。

  这新的将军坐在和室里,细细阅读着京都留守的家臣发来的情报。直至日暮,他起身,面朝着本能寺的方向伫立许久,齿间才溢出一声叹息:

  “三郎,为什么明知历史,你还是不愿避开呢?”


  那一夜他被家臣急急唤醒,只披着单衣走到廊上就望见本能寺方向冲天的火光。

  “走水?不。不!”电光火石间,他想起三郎说过很多遍的“织田信长死在本能寺”。人皆以为这句话不过是“尾张大傻瓜”的又一次妄语,但明智光秀却知道,这是三郎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未来里,切切实实被记录在史书上的历史。是谁发动了本能寺之变?唯一明确的线索相田,是个无人以此为名的苗字,想来是主公的误记。会是谁呢?在面对那样慷慨、大度、如有神佑的主公时还有二心的那个人,是谁呢?一瞬间脑海中飘过好几个名字,又一一被他划去,只留下几个。正待细想,身边小姓却奔了过来:“光秀大人,已经整军完毕!”

  于是他暂且放下思绪,匆匆整理好通身甲胄。京都的这个夏夜注定载入史册。而此刻披挂待发的明智军面前,水色桔梗旗帜下,蒙面的男人简单地喊道;“敌在本能寺!”

  

  外面流言铺天盖地的事,他很清楚。

  相田,相田,苗字的发音以a为开头,又是信长公认为绝不可能背叛的近臣,符合条件的人选中,有他明智光秀一个。堀秀政信了,丹羽长秀信了,将军信了,几乎所有织田家的将领、盟友与敌人都信了。亲者视之为仇,仇者引以为亲,在这样的处境里,他却低低地笑起来。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反正三郎是知道真相的,这就够了。将计就计。谁知道最终是自己带着污名进入坟墓,还是幕后之人被挂在安土的城墙上,任万人唾骂呢。他放下细川藤孝的回复。小姓早已研好了墨,只待家督提笔。

  

  眼前所见尽是跃动的火焰与坍圮的房梁。

  巨大的兵力差距,却带来了不可思议的“织田信长失踪”这一结果。其中有意外的成分,但及时赶到的光秀军与袭击本能寺的伪光秀军之间的战斗,也是必不可少的原因。冲入和室的时候三郎正准备切腹,光秀真的被惊出一身冷汗,夺下短刀时冰凉的手脚才恢复了些许温度。“主公!请您珍惜自己的生命!”

  兰丸通红着眼睛扑上来:“你这背叛信长公的叛徒!居然还来装忠臣?”

  拦下兰丸的袭击,光秀急忙开口解释:“叛军打出了我的旗帜,但那不是我的麾下!请相信我,跟着我突围吧,主公……主公?”

  三郎只是静静地看着被光秀夺走的短刀,没有说话。

  “主公?”兰丸退到三郎身前,一边警惕地摆出防备的姿势,一边问道。

  三郎这才如梦初醒。“啊,是小光啊。”和平日一般无异的平静声音,让光秀也恢复了一贯的冷静,“我知道不是你。小光,你带着兰丸他们出去吧,快一点,本能寺要塌了。”

  “信长大人?”弥彦震惊地转过头来,其他人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是不可能的,三郎。”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光秀的声音变得从未有过的冷酷。他一把解下面罩,毫不理会身边众人的惊骇,绕过兰丸将面罩围在了三郎脸上,又解开三郎披风的绳结。“如果你要按照‘历史’的发展,让‘织田信长’死于本能寺,那么我来。不管你是使用我‘明智光秀’的身份,还是在离开这里后再继续用‘织田信长’的身份,抑或是直接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的身份,都可以,只要你活下去。三郎,你不该葬身于此。”

  “小光?”

  果断地披上三郎的披风,又把自己的外衫给三郎披上。“现在你才是‘小光’。快点突围,明智光秀!叛军的目标是织田信长的首级,不是你的。”

  周围的人们也从两人一模一样的相貌中回过神,催促起三郎来。明智光秀静静地看了一动不动的三郎一阵,忽然退后几步,对三郎行了一个大礼。“我一直相当任性与不负责任,无论是二十岁的时候还是现在。非常抱歉,给你添了很多的麻烦,但是,如果说‘死于本能寺’是织田信长注定的命运,那么这份责任,还是由我来担吧。”此言一出,几张脸上显出恍然的神色,而更多的人则是一脸迷惑。但他们不是光秀关注的重点。他只是看着静立不动的三郎,诚恳而又坚决。

  “小光。不,信长。”三郎终于开口了,他的眼睛依然像往常一样澄澈,被直视的时候有一切心思都被那双眼睛映出的错觉,“我们一起突围出去吧,别管历史课本上怎么写了!你也要好好活着啊。”

  光秀在心底送出一口气。虽然两人的秘密暴露无遗,但只要三郎愿意活下来,他没有什么不能抛弃的。

  然而他这口气送得太早了。穿着三郎外衣和披风的他在吸引叛军目光的同时也吸引了前来救援的小雪,而三郎,不知所踪。

  

  他只能尽量细致地搜查京都。而现在,他连搜查的机会都没有了。

  “或许,信长公是真的回到‘平成年间’了。”小雪垂着眉,为这满身骂名的直臣送上一杯茶,“明智大人,您已经尽了您所能做的。再不脱身就晚了。”

  “信长公也不会愿意您这样的。”

  光秀捂着嘴咳了几声,搁下笔。刚想去接茶杯,却忽然眼前一黑,肺里仿佛有把刷子搅动,瘙痒而又疼痛,不由得趴在桌上,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

  “明智大人?明智大人!”

  女子的惊呼引来了小姓和大夫们,慌乱的人碰倒了毛笔,落地时“啪”的一声轻响无人注意。情报的一角泡在了砚台里,墨汁顺着纤维爬上纸面,洇开一片黑色。

  

  “我明白了。”

  织田家的天下眼看是保不住了,那么,就为三郎曾经说过的,在历史上同样是个重要人物的德川家康效力吧。

  “我会让明智家好好延续下去。”

  只是,是在隐姓埋名的情况下。这一场以我的生命和明智家的荣誉为筹码的豪赌,我必须继续下去,我必须给三郎一个交代,至少也要找到幕后黑手。

  “不必担心。”

  不必担心明智家的家督。织田信长已经消失在人世间,两个都是。

  请回去吧。我会尽力为你们安排好退路的。

  明智光秀手下不需要效忠于他的大名。

  

  你看过烧火吗?

  从枯草上一片短暂的飞腾的橙红,到劈好的木柴上安静地稳定燃烧着的一朵,最终变成漆黑一片里星星点点的光。

  余烬是明亮而滚烫的,但一会儿就会暗下来,那是迅速的熄灭。

  有些人在经历了剧变之后,就会像余烬一样。

  比如明智光秀。

评论 ( 7 )
热度 ( 40 )

© 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