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没有粮吃真的一天都忍不了……
又要开始自割腿肉了吗?

回响

很不好意思地打双信长tag



  他作最后的确认:

  “和泉小姐,您真的决定了要清除这些来自您曾外祖父的记忆吗?”

  年轻的女子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她躺在重整仪的“蛋壳”里,像是古老传说里被送给神明以求神明眷顾的圣处女。

  或许这也确实可被称为一场祭献——祭献那珍贵的记忆奇迹,来恳求缪斯的垂怜。

  

  做重整的时候,被重整者就像一片任人潜入的海。

  和泉透感觉记忆不受控制地翻涌起来,她能感觉到另一个意识在自己的记忆里寻觅着什么。父亲宽厚温暖的手揽着自己小小的身体,眼前是一片张灯结彩;疼痛的流着血的脚和母亲发间好闻的茉莉花香;柔软的双臂把自己环住,渐渐自己不再藏在琳阿姐的怀里哭泣;那个名叫小松三郎的男人躺在病床上,努力地对自己笑……啊,找到曾外祖父了。

  接着她想起来的东西都是跟小松三郎有关的:笨手笨脚地做家务,结果因为帮倒忙被外祖母训一顿;想用小型的尘云设计盒把印象最深刻的画面重现给曾孙女看,却弄得满手灰土;当然也有帅气地说“英子受了欺负,我这个做家长的当然不能就这么了事”然后押着出言不逊的男生给母亲道歉的场景,不过,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少了。

  记忆不受控制地翻涌着,飞快地掠过一幕又一幕。那些与当今世界格格不入的记忆也逐渐浮现。*木瓜,桔梗,鹤,三叶葵……这些家纹快速淡去,徒留下一点空白的茫然。战争的宏大与惨烈逐渐变成几个平淡的形容词,织田信长奇迹般的一生也慢慢变得苍白而缩略,就像历史教科书里,那一行行没有情感的文字。

  明智光秀的面庞是最先从记忆里消失的,接着是延历寺的火光,弥彦的来历变得模糊不清,归蝶手里拿着吃的是什么东西?忘记了,忘记了,就像餐桌上不小心飞溅出来的汤汁,被重整师轻轻抹掉了,徒留些微的、陌生的空白感。最后,那个温和的蒙面人,那唯一会唤他三郎的人,那坚定地说“三郎,我只为你而活”的人,那在火光与倒塌的房屋的背景里义无反顾地冲进来的人,那让他在回到现代后翻阅历史书时最为扼腕的人,从记忆里渐渐消失了,像日光曝晒后褪色的相片,痕迹淡了,淡了,终归于无。

  小松三郎的痕迹也与之一同归于无。

  一段旋律响起。

  和泉透静静地听着这段旋律,慷慨激昂,热烈坚定,可是……这是在说什么?另一段旋律加进来了,温柔恬静,但又带着些决绝的意味,为什么……自己会写这样的谱子?两段旋律和谐地交织,融合完美,但,自己在写这些的时候,在想什么呢?

  似乎是在写羁绊深厚的两个人,可他们是谁呢?总觉得很熟悉……可又想不起来……

  音乐声轻了,没了。

  像是在针线下慢慢消失的破洞一样,空白的记忆渐渐被鲜亮的记忆填充,那些缺失的部分收缩起来。

  突然,她发现自己经常晃神。

  

  和泉透睁开眼睛。“重整完成了,和泉小姐,感觉如何?”已近中年的重整师脸上是做这一行的人常见的冷淡。

  她想了想,摇摇头:“没什么感觉。确切一点来说,我根本没感觉到自己做了重整。”

  “没有感觉是最好的感觉。”重整师取来了她的病历卡,头也不抬地写着她的重整记录,“来,回答我几个问题。第一个,你看到这朵花会想到什么?”他指了指墙上的装饰投影,瓷瓶里桔梗花婉约地开着。

  “……那首很老的韩国民歌。”

  “韩国民歌……好,第二个问题,说到安土你会想到什么?”

  “那是个地球上的地名吧,我不熟悉。”

  重整师抬起头来:“好了,和泉小姐,我可以确定您的这次重整是成功的。那些来自您曾祖父的记忆不会再扰乱您对自己的认知了。”

  来自曾祖父的记忆?估计是刚刚被清除的部分吧,一点印象都没有呢。重整师递给她一张DVD,这是做清除式重整的人都会得到的证据。她走到隔壁的放映室里试放,外面的机器人招呼着下一位客人。

  为什么自己会消除这些记忆呢?明明充满了创作的素材不是吗?纷飞的战火,冷兵器的战争里人们凶狠地拼杀;涌动的暗流,座上的人们将言语化作利刃;双生子般的容貌,交换的身份,交织的命运,交融的历史——究竟为什么,自己要清除这些呢?

  算了,算了,现在也回忆不起之前自己的想法了。自我认知混乱?可能吧,毕竟这些是曾祖父的记忆——第一人称的,一个男人,一个穿越时空的,一个织田信长的记忆啊。

  不过,灵感来了。她可以根据那段旋律继续,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述说那两个人的过往。

  和泉透付了钱,在机器人一连串的“慢走”声里推开大门。明亮的人造阳光照在脸上,她一瞬间感到有些头晕目眩,眼前的这个世界仿佛充斥着满满的陌生感。定了定神,和泉透迈开步子,向母亲的车走去。

  

  四个月之后,著名创作型歌手和泉透的新作《来自战国》发售,主打歌名为《命运的协奏》。

  而不是原定的小夜曲。

  重整室内,男人只是笑一笑。



  *“木瓜,桔梗,鹤,三叶葵……”此处是织田、明智、森、德川家的家纹,本来想用织田、明智、斋藤、松永的家纹的,一时没找到资料。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1379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 Powered by LOFTER